_Hedgehog

瞎写的日常 颓靡的当代大学生
偶尔会画画 对你的爱大概就是 愿意当你的辅助吧

【源藏】弟弟被宠坏了怎么办

一个有毒的脑洞来自和啊白的讨论

名字很随缘因为根本不会命名


关于 纵容弟弟的半藏 和喜欢哥哥的源氏

OOC

一片祥和的花村 住在隔壁村的Master




岛田半藏最近很苦恼----家里不安分的弟弟越来越喜欢搞事了.不上课不习武事小,不回家沉迷游戏厅花街事小,天天喊着要哥哥嫁给他,事情就大条了.

父亲教导他要兄友弟恭,和睦相处.不是原则问题都要让着弟弟.于是半藏在这样的教导下,长歪了----弟弟要的,都给.

于是源氏,理所当然的,被宠坏了,活生生一个中二病.

“哥哥!哥哥!快看这枝樱花!你摘给我吧!”还很年幼的半藏看着弟弟那对似有星光闪烁的眸子,立马挽袖子爬上树折了那枝开的最好的花.

“哥哥!我想吃草莓蛋糕!”岛田家的少主在不到法定年龄的时候不顾侍从劝阻骑着机车去城里买了蛋糕回来.

“哥哥!我要和你睡!”少年半藏虽然不情愿依旧让人铺了被褥在自己的房间里.

“哥哥,嫁给我吧!”源氏搂了一条白色毛巾在半藏头上.“不行.”19岁的半藏觉得弟弟只是被宠坏了,还是能救一下.


“这成何体统!必须让他去静修!”长老甲在家族议会上再次提出源氏言行不妥理应受教.“我看呐,得给他驱驱邪!哪有人会想要娶自己的兄长,一定是中了邪!”长老乙摸了一把花白的胡子,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在座的长老纷纷发表看法,得出一致决定是将源氏送去他乡的高僧那里好好教导,不要让这样的言行传出去丢了岛田家的脸面.

半藏无力反驳这个结果,大名也不表态,一幅由着他去的表情,让半藏着手去办.


禅雅塔见到这个弟子的时候抱着宽和的心态:“我会尽力教导他的,岛田先生.”在半藏担忧的目光中,他领着一头绿毛的源氏进了寺庙.

半藏并不担忧自己的胞弟会有什么问题,临行前源氏还搂着他的肩说一定会回来娶他.他只担心这位远近闻名的僧侣教育不了这个跳脱的弟弟白白受气.

一开始禅雅塔希望学生能够平静下来不要这么躁动,“感受 宁静…”

“不,我要玩游戏!”岛田家二少爷表示不吃这套并且掏出了游戏机开始你死我活的斗争.

禅雅塔觉得这可能需要点时间.毕竟没有人能在一朝一夕间有很大的改变.何况还是个孩子.

直到循环往复一段时间后.

他终于明白,孺子不可教也就这样了.

他想给源氏科普一下佛教学说丰富他的自身涵养以改变他的言行.“源氏,你可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源氏摇摇头,“不知道,但是我要睡哥哥这个事没的商量.戒色是不行的,我又不是和尚.”

禅雅塔觉得没必要抢救了.说不通.

于是当即致电岛田家,让他们来接人.“小少爷我实在无力教导,还望谅解.”


当晚半藏带着一群家仆赶赴寺庙.

“大师,舍弟给您添麻烦了.”岛田家大少爷带着十足的歉意深深一鞠躬.

正收拾完行李准备回家的源氏远远瞅见半藏的身影,立马丢下手里东西冲过去挂在他兄长的身上,即便他已经略高于兄长,这样的动作显得不伦不类.“哥哥来接我回家了吗!”半藏僵硬地点了点头,也没有把他扯下来.

禅雅塔无奈,只希望源氏赶紧走.“源氏,跟你的兄长回去吧,为师没有什么可以传授给你了.”


最后,岛田源氏依然没有任何的改进.

岛田家宅深处总能传来他的声音:哥哥来亲一个嘛!哥哥你为什么要走!哥哥!

然后随从们都会看见少主四处躲闪的身影,感叹,少主真可怜啊,有个这样闹的弟弟.


半藏被压在地上的时候问候了源氏的十八代祖宗.虽然他们是兄弟,有着同样的血脉.

他万万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天.

“哥哥,求你了,让我做吧.”源氏可怜巴巴地望着身下的兄长,手却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游走,“就一次,你就依我吧.”


评论(4)
热度(78)

© _Hedgehog | Powered by LOFTER